坑万里

不建议关注,欢迎取关。
吃的又杂又冷。
接受安利。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画个草稿,11th是真的可爱

【医研组】她们曾是同事-6

阅前警告: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

凑合不了

严重的ooc和混乱的剧情

以及其他




6.

 “……”

  就像是电影里经常会出现的那些场景,深夜,一个偏远而又黑暗的小房子。在来的路上就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安吉拉握紧手中的枪,她小心而谨慎地走进屋里,在房间的厅上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月光的照耀下,她看到那双异色瞳仿佛在发着光。

  “莫伊拉!”

  安吉拉惊喜地看着那个身影,手上虽然还握着枪却放松了许多,她快步走过去。

  “你好,‘天使’。”

  走近的时候她才发现,对方的脸上贴着一小块面具,盖住了她左边的脸。

  “莫伊拉?你为什么要这么叫我?”

  气氛有些不对,安吉拉握着枪的手微微出汗,可别是她想的那些情况,安吉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

  “哼。你自然知道为什么,救世主,不是吗?”

  莫伊拉的语气中满是嘲讽,她走到一旁给倒了些什么给安吉拉,黑暗似乎不能对她造成影响。安吉拉接过那杯东西,她毫不犹豫地喝了一口。

  “你就不怕我在里面下点什么东西?”

  这倒是让莫伊拉有些吃惊。

  “就算是那也是我欠你的。”

  安吉拉回答,可马上她又对自己的回答很不满意,这不是她想表达的。

  偏远的地方和黑暗给安吉拉造成的压力让她有些不舒服,她询问莫伊拉能否开灯,对方嗤笑了一声将电源打开。

  “不愧是活在光明下的人,一点都没办法忍受黑暗。”

  这让安吉拉很是恼火。

  “奥德莱恩,你不要每一句话都说的阴阳怪气的!有什么事就直说,我会好好考虑。”

  “那齐格勒博士又是为什么会答应陌生的邀请来到这里呢?”

  安吉拉犹豫了一会儿,询问之下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某种冲动之下才来到这个地方。莫伊拉还在等,而安吉拉给她的答案让她吃惊。

  “我想见你。”

  她直白的说。

 

  冷酷无情,视道德伦理为空气的现绿洲城基因部部长莫伊拉·奥德莱恩很没有形象地叹了口气。她摘下脸上那个小块的面具塞进兜里,嘟囔了句话,大概是爱尔兰语,安吉拉听不明白。

  “我本以为你会改变对我的看法,或者是别的什么。”

  “你让我该说些什么好呢?”

  她的语气里不再带着嘲讽,整个人周围的气氛也变得轻松了许多,不再散发出拒绝他人的那种气场。安吉拉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是想用这些伪装拉开她们之间的距离。

  “莫伊拉,你在怕些什么?”

  医生有些无力,心底里的愤怒在得知对方这样做的理由之后就轻飘飘的飞走了,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里一样。

  “脑子好使怎么情商就这么低呢?”

  安吉拉把枪收了起来。

  就算是几年没见,但两人之间的默契让她们很快就互相理解了对方的现状,莫伊拉本来坐在安吉拉旁边的椅子上,安吉拉挪到她身边时莫伊拉还有些尴尬的扭过头去低咳了一声。

 

  她们聊了起来,大多数都是安吉拉在问莫伊拉过得怎么样,比如说她被通缉的那些日子是怎么度过的,她是怎么来到绿洲城之类的。期间安吉拉很郑重的向莫伊拉道歉,为那些莫须有的骂名,还有她的胆怯。

  “不,那是我……”

  莫伊拉语塞。

  “不值得。”

  是什么不值得呢?

  安吉拉看着神情复杂的莫伊拉,她的表情和她离开前的表情很像,难道莫伊拉又想自己一个人扛些什么吗?安吉拉有些生气。

  “别这么说,以后有什么我们两个一起承担。既不是你,也不只是我,这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

  她看到莫伊拉在一阵沉默后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安吉拉已经有很久没看到她的笑容了,在从前也不经常有。她见过莫伊拉认真的表情,见过莫伊拉自信的笑容,但这样带着点弱气的微笑她还是第一次见。安吉拉笑了起来。

 

  “所以你让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时间不早了,准备离开时安吉拉问莫伊拉,她一下子问得太多,都没给莫伊拉发话的机会。莫伊拉正在重新戴上她的面具,听到安吉拉这么问,她又放下拿着面具的手,正视安吉拉。

  “……”

  医生发现她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却没有过多的犹豫,大概是已经好好思考过这个问题了。

  “加入黑爪吧。”

  “你知道我的回答,不。”

  其实安吉拉或多或少有猜到现在的这个情景,只是当心中的猜测落实的时候她依旧有些不太愿意相信,对莫伊拉真的加入了黑爪,还有她竟然还想拉她进去的这两件事。

  这是当然的,安吉拉提醒自己。她们两个合作的话不知道能创造多少奇迹,或许看起来有些自大但的确如此。

  “我知道你这几年在做什么。”

  莫伊拉说,她没有走到安吉拉的面前试图用气势压迫她,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医生,一句句地说着安吉拉这些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她是如何沉浸在救死扶伤之中。

  “你对莱耶斯的事情感到愧疚,对守望先锋的解散感到愧疚,可你以为你做的那些就能够挽回什么了吗?”

  “不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的话是没有用的,安吉拉,加入黑爪和我一起吧。”

  安吉拉的表情不太好看。

“加入黑爪又能做什么?”

她干巴巴的说,莫伊拉的话完全戳中她的内心,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过是杯水车薪,可是加入黑爪又能怎么样呢?

  “不加入你又能做些什么?”

  莫伊拉往前走了两步,安吉拉看上去更紧张了。

  “不要总是为世俗的眼光束缚。只要能达成目的,在什么地方,替什么工作是没有关系的。”

  她伸出手抚摸着医生的脸。

  “或许黑爪是你们所说的邪恶组织没错,或许我也的确被他们利用了,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黑爪呢?他们为我提供资金和环境,只要研究完成,那我待的组织就和我自身没有什么联系了。”

  不对。哪里不对,可是安吉拉一时之间说不出反驳的话,她只能摇头。

  安吉拉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才莫伊拉说研究,她在研究什么?这和她加入黑爪有什么关系?她问。

  “莱耶斯或许还有救。”

 

 

  这种吊人胃口的说话方式真的很令人讨厌!安吉拉躺在床上,她睡不着,在得知昔日好友还有救的时候谁还能够安然入睡呢?她思考着莫伊拉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她也数次思考过这个问题,可每一次思考的结果都只有不可能,如今却被告知“莱耶斯或许还有救”。莫伊拉的确是个天才,但这一次……安吉拉怀疑起了她的话,甚至恶意的揣测莫伊拉是为了拉拢她进黑爪才故意这么说。

  “不,不会是这样的。”

  她双手捂住脸,对刚才自己那恶毒的想法而羞愧,无论如何她也不应该怀疑莫伊拉,那个女人是进了黑爪没错,可她那么高傲,又怎么会编造这样低劣的谎言呢?

 

  一夜无眠。

 

“嘿,齐格勒,你昨晚去哪了?”

同行的研究人员笑眯眯地问她,安吉拉的脸色不太好,对方打量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声。

  “年轻人啊~”

  这突然让安吉拉烦躁了起来,这些庸人除了性和爱以外就不能想些别的东西吗?她懒得反驳,只是无言地摇摇头加快了脚步。

  今天是交流会的日子,现在安吉拉只想着快点见到那个讨厌的家伙,然后她要好好问问那天晚上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交流会在绿洲城大学内进行,来的人不多,但都是各行业的专业研究人士。他们看上去都沉浸在学术里,这让安吉拉稍微安定了一些。她环顾四周,想找到那个高挑的身影,她一步步走着,手上拿着自己的论文,一路上拒绝了几个想要和她探讨问题的人。

  “不好意思,可以待会儿再说吗?”

  馆内的一个角落里,一群人围成一圈谈论着什么,这个场景在交流会上不太常见,安吉拉有点好奇地走到附近,发现被围着追问的人是莫伊拉,她本想直接走上前去,但很快改变了主意。医生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他们。

  声音逐渐加大,“热闹”的角落把其他人也吸引来了,安吉拉发现那些围着莫伊拉的人问的东西和学术无关,全都是她的研究与道德伦理、她与黑爪组织之间的关系,诸如此类的话题。莫伊拉本来淡然地站着,随着逼问的人越来越多,她的表情越来越不耐,眉头深深地蹙在一起。这让安吉拉很气恼,无论到什么地方这些人都是这样的吗?!

  她挤进人堆里,口中说着毫无诚意的抱歉,心里巴不得这些人赶紧滚开。她一把抓住莫伊拉的手臂,将她拉到更为偏僻的小房间里猛地锁上门,长舒一口气。离开的时候她还听到有几个好事分子像那些讨厌的记者一样问她和莫伊拉的关系。

  关你什么事,安吉拉翻了个白眼,脚下的鞋跟踏得哒哒响。


-TBC-

嗯???

呼噜噜?呼噜噜??

为什么我的lof会莫名其妙关注了几个官方账号???

进度0/100

可算是给我考完了。教练再也不见

我比较好奇国外的人(影视作品里)好像任何时间都能拿出遗嘱。
可是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呢?
要不要提前写个遗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