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万里

不建议关注,欢迎取关。
吃的又杂又冷。
接受安利。

飞飞条我又画了一张

天使姐姐来了,天使姐姐溜了

这是什么情感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求你了别再心悸了

画个小美,呱呱

摸摸鱼,打游戏去,呱!

亲友小车车

我本来说国庆更个文的,结果被朋友拉到阴阳师坑里去了emmmmm

【双飞】森林里的魔王(下)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多

文笔烂文风迷

以上。


上篇请走→这里


  (下)

 

“嗯……你起来的比我想象中的要早一些。至少在身体素质上,你的确对得起勇者之名。”

 

  在法芮尔醒来的时候,她本能的瞪大眼睛,却又因为一片刺眼的白光而眯上了双眼。她试图动了动手脚,然后发现自己果然被绑在了椅子上,她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发现自己没有在想象中的阴暗密室里,而是在——还是在会客室里???

 

  可能是她脸上的懵逼表情太过明显,安吉拉叹了口气给她解释。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把你给拖到别的地方,你可真重啊。”

 

  高大的勇者脸红了一下,她身上的肌肉的确比较结实,不过这样被人直白的说出来,还是有点尴尬的。

 

  “再说了,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别的什么。”

 

  安吉拉转身从身后的柜子里翻找,找到了一把小刀,然后走到法芮尔面前将刀尖抵在她脖子上。

 

  “我希望你能说实话,你来这里做什么?”

 

  不同于法芮尔一开始接触到安吉拉时的和蔼可亲,现在的安吉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自己的脖子上又顶着把刀,这让法芮尔的后背渗出了丝丝冷汗。

 

  “正如我先前所说,查明魔王一事。”

 

  安吉拉的表情越发不善,原本看起来温柔又漂亮的蓝色眼珠闪烁着凶戾的光芒。她将手一推,刀尖刺破了法芮尔的喉咙,冒出了些许血迹。

 

  “恐怕不止是查明吧,假设你找到魔王,那之后呢?”

 

  “那就要看魔王是什么用的人了,如果他于人类无害,那我便回去向国王报告这件事,如果他想要加害人类,那么战斗不可避免。安吉拉,你是魔王的手下吗?”

 

  刀尖抵着喉咙的感觉让法芮尔很不舒服,她紧张的吞咽口水,尽管这位美丽的小姐看上去不会是那种草菅人命的人,但她仍然不敢轻举妄动。

 

  “嗯……”

 

  她的话没有被相信,那刀尖进一步的刺进去,尽管只是一个小口,被割开的喉管直接与空气接触还是让法芮尔忍不住咳出血来,再这样下去她的命怕是不保了吧。但是她仍然没有改口,用真挚又倔强的眼神看着安吉拉。

 

  “好吧,你赢了。”

 

  耿直的情绪成功的传达到了安吉拉的身上,在法芮尔失血或者窒息死亡之前她拔出刀子,快速的在一个抽屉里摸出一盒不知道是什么的灰,抹在法芮尔的脖子上,然后念了句咒语,治好了她,还为她松绑。

 

  重获自由的法芮尔先是狠狠地咳了几声,将喉管里的血都咳了出来,咳到她的肺都感到疼痛,然后大口的呼吸。感觉好一点之后她摸摸自己的脖子,惊讶的感觉到自己皮肤的完好无损和呼吸顺畅,除了些微流进肺部的血液让她感到不太自在以外,其他都还好。

 

  哦,但是流出来的血是不会消失的。法芮尔看到自己手上和衣服上的一片狼藉,皱了下眉头。安吉拉就坐在她前面,看着她的表情在那里变来变去。

 

  “所以,安吉拉,你是魔王的手下吗?”

 

  法芮尔执着于魔王这个话题,她心里想着,要是安吉拉是的话,那她一定要劝她离开这儿。如果她不是的话,那一定是被魔王掠来的,那她更有责任把安吉拉救出去了。

 

  “我不是魔王的手下。”

 

  安吉拉的眼神飘向窗外的森林,深秋的枝头上飘落几片黄叶。

 

  “我就是魔王。”

 

  这个回答让刚放下心来的法芮尔瞪大了眼,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流利的话。

 

  “魔王?!可是魔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

 

  是你这样知书达理又温柔美丽的人呢?她又看到手上黏糊的鲜血,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我怎么就不能是魔王了。”

 

  安吉拉一声嗤笑,摇了摇头。

 

  “样貌?性别?年龄?你不应该被常识所拘束,魔王当然可以是女性,也当然可以是沉迷于书本和实验,无意毁灭、称霸世界的人。”

 

  她的话将法芮尔的疑问全都给堵死了,然而如她所说,这当然是可以的,就像之前来的那些勇士不由分说就进来破坏一样,勇士并不一定会代表善,做了善事也不一定是真的善事。法芮尔为自己的天真感到羞愧。

 

  “我很抱歉。”

 

  “嗯。我原谅你了。”

 

 

  后来,天色暗了下去。颇像是出于无可奈何,安吉拉邀请法芮尔在这里留宿一晚,等到第二天天亮再离去。在此期间她们有过一些交谈,法芮尔得知这个诺大的城堡里居然只有安吉拉一人,在被问及一些关于生活上的事项时,安吉拉向她展现了魔王的神奇魔法。

 

  “多么奇妙又美丽的法术!”

 

  法芮尔非常直白的赞美了安吉拉的魔法,得到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我可是魔王。”

 

 

  夜深。城堡里的客人已经睡去了,主人却还醒着。她赤着脚走到城堡外,感受着大地的脉动。

 

  她的领地是有阵法加持的,一般人不会发现并闯入这里。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巧合,因为尽管有着阵法的保护,还是有些人会偶然的走到她的城堡里去。但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勇者的到访和他们那极强的目的性让安吉拉知道肯定是自己的阵法出了点问题,让她的领地失去了保护层,但早就丢光的阵法知识和不知道被丢到哪里的阵法书籍让修补阵法的任务迟迟无法得到进展。

 

  直到最近。安吉拉庆幸来的人是耿直又善良的法芮尔,而不是某些奇怪的玩意儿,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误会。她虽然有着夺取别人生命的能力,但她却不喜欢这么做。比起杀人,她还是更喜欢救死扶伤。嗯……我是一个善良的魔王,安吉拉想到这里兀自笑了笑。

 

  早些年她步下阵法的时候,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能够远离世俗,让自己能沉浸在学习之中,也为了能够让自己更舒服,她把领地内的气候改成四季如春,所以森林里不应该出现落叶的。安吉拉知道这肯定是有问题。

 

  她静下心来,地下的脉络本应是自成一体,流转顺畅的,却不知哪儿断了开来,涌动的能量断断续续。难怪最近她的魔法总是用的很不顺手。

 

  找到了症结所在,她一下感觉轻松了许多。太久没有接触过外界,让她竟然有些紧张与人对话了。安吉拉走到阵法破损的地方,发现这只是因为年久失修,还好不是有人来蓄意破坏,她想。不过找到症结是一回事,修补则是另一回事了,安吉拉难过的发现她的仓库里好像没有足够的修补阵法的材料。缩在城堡里太久了,别的实验的材料也没多少了,安吉拉不想出门,魔王就应该待在她的城堡里!

 

真是扎心。

 

 

  第二天,在吃完了简单的早餐后安吉拉目送勇者离去,她看着人高马大的勇者一步三回头,脸上的微笑快要撑不下去了。

 

  “安吉拉,谢谢这两天你的招待。”

 

  “客气了。”

 

  “我会回去和国王报道的,以后不会有人再来烦你了。”

 

  “好,谢谢。”

 

  “那个……你的早餐很好吃。”

 

  “嗯。”

 

  “安吉拉,我……”

 

  魔王黑着脸关上了城堡的大门,看着勇者焉巴巴的离去,然后她笑出了声。

 

  诶哟,这个勇者还真是可爱!  

 

 

  勇者回去后果然向国王如实汇报了有关魔王的信息,也多亏了国王对勇者的信任,不然有谁敢相信魔王会是个沉迷学习的人呢?(她还是个美丽温柔的女性!法芮尔红着脸和国王这么强调。)魔王威胁的事件顺利的解决了,为了安抚民心,这样的事实当然是不会被说出去的。它被换了一个版本:威武勇敢的勇者独身闯进了邪恶魔王的城堡,与魔王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全身而退,还带回了魔王的首级。魔王的首级被悬挂在处刑台的旁边,供世人围观。

 

  顺带一提,所谓“魔王的首级”,是一条掉了毛的死去老狗的头,外加一些人工装饰。

 

  不管怎么样,这个说辞被民众接受,勇者的民心大涨,王国也顺利的发展下去,欣欣向荣。

 

 

  两个月后,寂静的森林里突然出现了人迹,她凭着记忆一路走下去,终于是到达了想要去的地方。

 

  古老城堡的窗口上倚着一名女性,她眼角弯弯,笑着问来人:

 

  “你不是说以后不会再来烦我了么?”

 

  高个儿的勇者摸摸后脑勺,讪笑着回答:

 

  “仅此一位。”

 

  “仅此一位。”

 

  魔王应下了勇者的请求。

 

-END-

感谢您的阅读。


写完了!是小清水来着[doge]

嗯……后来她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这是当然的w

咱们有缘再见啦

【双飞】森林里的魔王 (上)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多

文笔烂文风迷

以上。


森林里的魔王 (上)

 

  有那么一段时间,各个城镇里突然出现了关于魔王的传说。在这个和平的年代里,一位邪恶又恐怖的魔王出现在了某个偏僻乡村附近的森林深处。没有谁知道这个谣言是怎么来的,每个人口中的描述都是那么的真实,仿佛自己真真正正的见到了魔王,可是每个人的魔王又都不一样。有说魔王是高大壮实,一拳能打碎一座山的;有说魔王是身材瘦小但是用的邪恶魔法可以轻松招来风暴的;也有说魔王是长相普通但阴险狡诈,用无数的陷阱使人痛不欲生的。不管怎么说,国王不能放任这样的流言不管,所以他便派出了国家据传是最为优秀的勇者——法芮尔。

 

  也是最新手的一个。

 

 

  初出茅庐的勇者虽然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毕竟还是比不过有心机的老狐狸。刚出城没多久就被贫民窟的小崽子们给骗走了路费,国王颁发的勇者证书还差点被偷走。一路磕磕碰碰走过农田穿过乡村的新手勇者靠着村庄里好心的大叔大妈们的照顾总算是到达了传说中那个森林附近的城镇,这时勇者已经看起来和难民差不多了。

 

  身上可以典当的东西都卖的差不多了,她甚至卖了她的宝贝头盔,只留下绝对不能卖的胸甲和武器。法芮尔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太年轻太幼稚,居然那么简单的就被小孩给骗走了身上的财产。她打量了一下,村庄里的人都在悄悄的看着她,窃窃私语。

 

  事到如今她也不想和别人强调什么勇者不勇者,反正和大家说了,要么就是被当成骗子给赶走,再要么就是被当成珍稀动物然后被要求做这做那。

 

  “你可是勇者啊。”

 

  那些无理由的要求她无偿帮忙的人这么说着。

 

  离日落还有些时间,法芮尔挨家挨户的和他们交涉,自己可以帮忙,打猎、农活、家务什么的都可以,只求留宿一晚和次日去森林用的一些干粮。

 

  最后,一位和蔼的老太太收留了她,对方亲切的给法芮尔做了晚饭,给她准备了打扫过的独立房间,甚至还换上了干净的被单。

 

  真是令人感动,法芮尔一边喝着老太太煮的美味浓汤,一边忍住自己发热的眼眶向老太太疯狂点头示意。

 

  “超级好喝的!”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法芮尔悄悄离开了,走之前她去森林那里逮了几只野兔,然后装进笼子里放到老太太的家门前,算是作为感谢。她没忘记去村里的井里打一些清澈冰凉的井水。

 

 

  越往森林的深处走光照条件就越不好,法芮尔留意脚下的那些根须和青苔以防止自己摔倒。她站着歇了一会儿,抬头看去,只能看到漫天的绿叶和几丝光束。

 

  这种地方真的会有什么魔王吗?她发自内心的怀疑,并觉得这真的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谣言,这样的森林里有的大概是什么猛兽。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在驱使她接着往下走,她走过那些泥土,迈过那些岩石,在被森林里不太明亮的光照弄的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树缝之间透出来的不自然的颜色。

 

  城墙的颜色。

 

  居然宾果了,法芮尔瞬间精神了起来,她加快脚步走向刚才看到的那个地方,拨开那些碍事的枝条,一座城堡像是魔法一样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

 

  谁能想到森林的深处居然有这样的城堡?规模还不小。可能是以前哪个想要隐居的贤者或者是什么有钱的大老爷建的,法芮尔想,又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并警惕起来。

 

  这个城堡明显是古老时期的建筑,现在已经没有人会修这种样式的城堡了,但墙体身上别说破损了,连青苔都找不到一点。

 

  难道是有谁现在还在这种地方居住吗?在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法芮尔想起那些关于魔王的传说,紧张又兴奋的靠近城堡,推开了城堡的大门。

 

 

  城堡里肯定是有人的,那些挂在墙上还燃烧着的灯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是就算是这么说,这里未免也太过安静,根本没有丝毫人的气息透露出来。法芮尔看了看那些灯的灯油,差不多是满的,也就是说有谁给这些灯新上过灯油。那人去哪了呢?法芮尔悄无声息的打开一扇又一扇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紧张和失望,在走到城堡三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走廊另一侧有什么声响。

 

  窸窸窣窣的,像是有什么人在小声说话。

 

  法芮尔慢慢地走过去,发现那个房间居然是敞开着的,心里为自己的好运庆祝了一下然后悄悄地看向房间内部。

 

  一个穿着大袍的女性正翻阅着书籍,她的两旁堆着高高的书,地上也都是堆得像小山一样的书,房间另一侧的桌子上放着许多有着奇怪液体的瓶瓶罐罐,有几瓶里的液体还在沸腾。

 

  真是个漂亮的人啊……对方沉浸在知识里的身姿实在是过于美好,法芮尔看着那位女性不由得出了神。

 

 

  “我好看吗?”

 

  “好看……”

 

  法芮尔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反应过来之后慌张地摇头又点头,然后通红着脸退到门外。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她小声的和对方说,心里羞愧的无地自容。作为一个勇者居然偷窥别人,还偷窥女性,真是太世风日下了!法芮尔羞愧了一下,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向那位美丽的女性介绍了一下自己。

 

  “你好,我叫法芮尔,是个勇者。”

 

  女性看起来有点吃惊,合上了手里的书然后站了起来。

 

  “勇者,这可真是稀奇,我是安吉拉,你好。那么请问勇者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呢?”

 

  她的样子看起来仍然是和善的,但是法芮尔却不知为何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抗拒?

 

  “我是奉国王的命令来这里寻找魔王的。许多民众反应这片森林里住着一个作恶多端的魔王,这产生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为了国家安定,我必须来调查一下。”

 

  到最后,法芮尔的表情愈加的严肃,她补充了一句。

 

  “安吉拉小姐,希望你能够配合我。”

 

  听完之后,安吉拉的样子柔和了许多。那么我之前感受到的抗拒是真的咯?法芮尔想。可能是她的情绪表现的太过明显,安吉拉看着她的样子微微笑了起来,做了解释。

 

  “抱歉。之前有不少自称勇者的人来我这里,不由分说的就在我家里乱搞一通,还说我是魔女什么的。”

 

  说罢,她在身旁的书堆里抽出一本书,翻看来给法芮尔看。

 

  “这就是他们的杰作,真是过分,对吧?”

 

  法芮尔皱起了眉头,皱巴的书页上有着许多不太明显的修补痕迹,看得出来书主人为了修复这些书籍花费了许多心思。

 

  “这简直就是糟蹋!珍贵的书籍都弄得破破烂烂了。安吉拉小姐,对于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向国王报告的。”

 

 “既然你不是那些人,那么就不用客气了法芮尔,叫我安吉拉就好。”

 

  “好的,那也请你叫我法拉。”

 

  这个高个儿的勇者说到这里的时候甚至有点脸红,安吉拉悄悄地看着法芮尔的表情,开始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可爱了。

 

 

  她们坐在会客室里,安吉拉给她们两个泡了一壶茶。馨香的茶叶闻起来让法芮尔感到十分舒适,一口热茶经过咽喉,仿佛将这几天的遭遇给她带来的疲惫都给化解了。

 

  “这是什么茶?闻起来好香,喝起来感觉也很好。”

 

  尽管自己的母亲对茶情有独钟,但是法芮尔却不是茶派的,也不是说讨厌,只是比起茶她更偏爱别的饮品,可能是因为茶的那种独特的涩味吧。然而,安吉拉的这壶茶却让她产生了再来一杯的欲望。

 

  “这是花茶,加了一点我自己的魔法香料。当我累了或者情绪有些焦躁的时候我就会给自己泡一杯,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安吉拉自己也小嘬了一口,看起来有点小得意。她给法芮尔又倒了一杯,看到勇者毫无戒心的一口闷,轻笑着劝她不要喝太快。

 

  “茶是要慢慢品的,我这里还有好多,喝完了还可以再泡,不用着急。”

 

  法芮尔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讪笑。

 

  “而且,我的勇者啊,你太没有戒心了。万一我在茶里面下了毒怎么办?”

 

  “我觉得安吉拉不会这么做的。”

 

  “人不可貌相,更何况是我。”

 

  昏睡的意识突然席卷了法芮尔的大脑,在她的眼皮子最后合上之前,她终于是意识到自己大意了。


-TBC-

感谢您的阅读。


混个更,不知道下篇什么时候能写出来。

请给我评论,评论还是能够给我动力的,大概。



聊个天也好嘛,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