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万里

不建议关注,欢迎取关。
吃的又杂又冷。
接受安利。

为什么我lof总是图片加载失败

画个小dva

和我多年前的小伙伴们

【寡猎】隔界通信 6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多

文风迷文笔烂

尬。超尬。

以上



6.

 

  “还给我!把我的艾米丽还给我!”

 

  梦里一直缠绕着黑百合的话在现实中出现了,和梦中一样,冲着她大喊的女孩眼中隐忍着泪水,声音也带着一丝沙哑。

 

  我会怎么回答呢?黑百合看着那个被痛苦所包围的女孩,而给她带来痛苦的正是自己。梦境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只是现实是不会被打断的。

 

  “你这么说可不对,艾米丽从不曾属于你。”

 

  她带着一贯的嘲笑,看到莉娜僵直,颤抖,然后无力的蹲坐在地上。

 

  一切都结束了。

 

  “死吧。”

 

  黑百合举枪。

 

  

 

 

  心爱的护目镜上布满了刮痕和灰土,目镜左侧有一个醒目的缺口,是枪的痕迹。

 

  莉娜呆然的坐在床上,透过目镜看到了隐隐约约的自己,狼狈又颓废。从黑百合那里逃回来之后她只接受了最简单的治疗,然后就把自己缩在房间里,什么时候想起饿了就打开门,地上总是会放在温热的食物和水。所以每当莉娜打开门,心里的愧疚又多一分,就又更加的封闭自己,甚至连床都不愿意下去。

 

  艾米丽…黑百合对她开枪的那一幕一直在莉娜的脑海里回放,她不是从死亡手中逃脱,而是被人为的放过了。黑百合没有真的对她下杀手,而是打破了她的护目镜便离开。

 

  可能是这样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被杀的价值吧。

 

  莉娜长叹一口气,放任自己躺倒在床上,将手上的护目镜丢到一旁。

 

  她说的没错。自己当初只是凭着无缘由的执念追着黑百合,又头脑发热地说出那样话。现在回想起,那句“还给我”不过是对过去自己没胆追求又失去的后悔,是幼稚的将怒火发泄到她人身上。理智的想起来,黑百合还真是受了无妄之灾。

 

  太幼稚了。

 

  莉娜翻身将自己卷成一团,昏昏沉沉的感觉又袭上脑中,突然一道风刮过自己的脸颊,然后她就看到眼前本来完好无损的床上多出了一个洞。

 

  “…………”

 

  是狙击手!她慌慌忙忙的追着弹道看向窗外,就看到遥远的对面太阳下红光一闪,那高跷的身影就站在那里,仿佛是凸显自己的存在一般,让莉娜看了个清楚之后才转身离去。

 

  若有似无的,莉娜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

 

 

 

  人们以为不会再出现守望先锋或类似组织,因为被誉为新的英雄的猎空在几次追捕黑爪成员无望之后失去了踪影,像是退出了正义的舞台。有人说猎空已经死了,是被黑爪的黑百合给一枪打爆了头,也有说是被抓到黑爪里洗脑去了,再过些日子就是黑爪成员猎空。但谣言终究是谣言,在沉寂了几个星期之后,猎空再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她锲而不舍地追着黑百合,在那把枪下救下了一个又一个人。

 

 

  在一个晚上,追逐着狙击手身影的蓝色光带停了下来。

 

  “黑百合!”

 

  她终于是叫出了这个名字。高楼的风吹得她眯了下眼,莉娜没有接着追上去,她知道黑百合不会走的。

 

  “能和我谈谈吗?”

 

  如她所想,黑百合的确是没走。在莉娜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对方脸上没有出现过多的表情,不过她总是这样,莉娜乐观的把这个当成是对方有可能答应自己的表现。

 

  “你要清楚,我不是艾米丽。”

 

  这是一个尖锐的问题,是她们之间无法避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在莉娜叫出黑百合名字的时候,就已经解决了。

 

  “我知道。艾米丽已经死了。”

 

  莉娜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冷静的说出这句话,她消沉过许久,颓废过逃避过,然后被打醒。

 

  对面的黑百合闻言像是楞了一下,可能是莉娜的错觉吧,她好像看到黑百合的嘴角上有那么一点点的笑容,然后她接着说。

 

  “改天有空能和我一起吃个饭吗?我有许多话想和你说。”

 

  “嗯……行吧。”

 

  敌对的两人就这么站在高楼的楼顶,心平气和的约吃饭,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大概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吧。但不论别人怎么想,一次谈话的确是她们都需要的。

 

  “那在吃饭之前,可以拜托你不要再杀人了吗?”

 

  莉娜调皮的眨了个眼。

 

  “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黑百合闭眼,给了她一个真正的笑容。

 

还有一个剧毒诡雷。

 

  “咳……嘿!”


-TBC-

感谢您的阅读


没想到居然写成了这样……后续发展到底该怎么办啊【惆怅】

让我先喝口奶冷静一下吧

还有昨晚画的傻逼图

混个更。
确切来说是昨天下午去网吧玩的时候发生的事。
一天都玩的好开心啊w

【寡猎】隔界通信 番外2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多

文笔烂文风迷

bug有

以上。


番外1请看这:点我一下

番外2


 毫无疑问,自己家里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莉娜缩在床脚看着自己的桌子,就在今天中午她刚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她发现她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张奇怪的纸。上面写着的每一个字母她都认识,但是拼在一起却变成了陌生的词汇。

 

  “妈咪,我的房间来了外星人!”

 

  她冲着房间外正在用吸尘器打扫卫生的妈妈大喊,有点害怕也有些兴奋。

 

  “妈咪!妈咪!!”

 

  “妈咪!!!!”

 

  妈妈过了好一会儿才走到莉娜的房间里,她看着缩在床上,还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的孩子无奈地笑了笑。

 

  “怎么了莉娜?”

 

  “我的房间来了外星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

 

  小莉娜觉得有点闷,把鼻子露出来透了口气,又赶紧缩了回去。

 

  “我之前的作业本不见了,出去玩的时候给妈咪留的便条也不见了,然后今天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桌子上突然出现了那个。”

 

  “可能是外星人想和我沟通……也可能是外星人要把我抓走,给你们留下的讯息!”

 

  莉娜看到妈妈走过去看那张纸,她赶紧提醒妈妈上面可能有陷阱,结果妈妈看到那张纸却突然笑了起来。

 

  “别担心莉娜,这不是外星人给你留的,上面写的是法文。”

 

  “诶?”

 

  “我看看……好像是,什么的说明书?应该是耳机的说明书。”

 

  莉娜一下子裹在身上的被子给丢在一旁,想过去看又害怕,在床上磨磨蹭蹭的欲言又止。

 

  “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桌子上会有法文的耳机说明书?你确定这真的不是外星人给我留下的吗?”

 

  妈妈也觉得很奇怪,她想了想,说:

 

  “可能是之前你表姐来我们家玩的时候落在你房间里的吧,恰巧今天掉到你桌子上了。”

 

  “妈咪,为什么表姐会有法文的耳机说明书?表姐是法国人吗?为什么我会有一个法国人表姐?”

 

  “没——有。你表姐是英国人,在法国念书而已,就这样,我还要做扫除。对了莉娜,记得把作业写完。”

 

  听到作业脸就皱成了苦瓜脸的莉娜对着妈妈的背影疯狂做鬼脸,还发出了呜哩哇啦的奇怪声音,表示自己坚决不会碰作业一下下的,并且很快就忘记了那张法文耳机说明书的事。

 

 

 

  事态有点严重了,艾米丽看着空荡荡的书桌皱起了眉头,她放在书桌上的论文草稿不见了。

 

  “还好只是草稿,嗯……”

 

  她决定有必要对自己的书桌做一个调查。

 

  姑且先认为自己的书桌有一个能传送东西的范围吧,根据前几次的事件来看,可以传送的可能是纸制品,可是传送的时间,范围,地点呢?艾米丽思考了一下,买了一张大到能够覆盖整张桌子的卡纸,摆在上头然后盯着桌子看了大概有两分钟,觉得眼睛有点累,便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对准桌子,然后坐到床边上看书。

 

 

 

  “!!!”

 

  莉娜本来是在好好写作业(在作业本上画涂鸦)的,然后突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她的作业本上出现了一张白色的卡纸,这把她吓得说不出话来,眼睛瞪大地看着那张上面什么都没有的卡纸。

 

  “这!这!!”

 

  “妈咪!!!”

 

  莉娜一溜烟跑出房间把她妈妈连拉带扯的劝到她房间里,然后颤抖地指着桌子上那张卡纸,口中说着断断续续让人听不懂的词语。

 

  “莉娜?”

 

  “¥&#……*%#@¥”

 

  “好了莉娜,妈咪还有事要做,如果你不想写作业的话就出去玩吧。”

 

  妈妈拍拍莉娜的脑袋走了。

 

 

  大人们都是不可靠的!刚才妈妈的举动坚定了莉娜的想法,她决定与“外星人”沟通一下,看看这个外星人到底为什么要吓唬自己,就算被抓走,在那之前也要搞清楚真相!

 

  搞清真相……莉娜觉得自己很酷,很可能自己的这个举动会拯救世界,她觉得自己超级伟大的,心情澎湃了起来,拿起便条和笔就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下了字。

 

  这可是人类与外星人进行接触的第一步,小莉娜特意将便条拿起来再拍到桌子上,雄赳赳气昂昂地,坐在椅子上就这么盯了下去。

 

  「外星人你好,我是莉娜·奥克斯顿。你到地低滴底有什么目的!」

 

 

  把带着错字的便条就这么写给外星人会不会不太好啊?过了好久莉娜才反应过来,揉揉盯的干涩的眼睛想要撕掉桌子上的便条重新再写过,便条却突然发出微光消失不见了。


-END or TBC?-

感谢您的阅读


番外大概是没有了,毕竟这个只是拿来凑更给正文解释说明的,到这里解释也差不多完了,那就结了吧

挤牙膏

其实是懒

沉迷游戏

我不是,我没有……

【寡猎】隔界通信 5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多

文风迷文笔烂

很尬,真的很尬的一章,以后也会很尬

以上。



5.

 

  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那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人。那陌生又熟悉的脸庞让莉娜呆愣在原地,她有太多的东西想要问,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后退了半步,瞪大着双眼看着黑百合,看到黑百合看向自己的眼中同样满是复杂,但感受不到任何情绪。

 

  和她的皮肤一样冰冷。

 

  “莉娜·奥克斯顿,英国人。小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书桌能通向另一个平行世界,然后和艾米丽成为了好朋友,长大后成为了优秀的飞行员。再后来向艾米丽坦白了自己的性向,曾有过一个女朋友,名字也叫艾米莉。”

 

  黑百合就这么事不关己般地站在那里,平淡地叙说着她和艾米丽的过去。她看到小个子的女孩开始浑身发抖,却看不懂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猜你是喜欢‘我’,喜欢艾米丽的。”

 

  她贴近莉娜,看着莉娜的棕色眼睛,没了目镜的遮挡,她看到镜片之下的眼睛是多么的清澈。

 

  黑百合吻了下去。

 

 

  “真可惜,我不是艾米丽·拉克瓦。”

 

  她用调侃的语气这么说,然后从厚实的风衣里射出抓钩,一边戏谑的笑看着满脸震惊的莉娜,一边游刃有余的离开这条小巷。

 

 

 

 

  黑百合的脑海里当然还留有艾米丽·拉克瓦的记忆,但那些记忆对于她来说,与其说是自己的记忆,不如说是作为旁观者的记忆。就像看电影一样,她看到了艾米丽一生的经历,可被黑爪洗脑了之后,这具身体就再也不属于艾米丽了。已经没有艾米丽这个人了,她的灵魂已经消失了。现在活着的,是冷血的黑百合,是黑爪第一狙击手的黑百合。

 

 

  被洗去的情绪让她不曾有过精神上的痛苦,也只有在夺去别人生命的时候才会让黑百合感受到一点兴奋,她也不曾困惑过,不曾迷茫过。艾米丽的记忆一直都被她当做是一个故事,偶有翻阅但更多的时候是被她丢在脑海的角落里。

 

  和莉娜·奥克斯顿的见面给她带来了意想之外的冲击,对方来到这个世界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更多的,是在认出莉娜的时候,体内涌出的那一点陌生情绪。

 

  这陌生的情绪让她难得的回顾了艾米丽的记忆,又让她冒着风险去跟踪观察莉娜,甚至让她在今天亲吻了那个女孩。

 

  原来女孩子的嘴唇可以这么柔软。

 

  黑百合回忆着刚才的触感,手指摸上自己的嘴唇,却只能感受到冰冷。

 

  好不容易才消下去的陌生情绪又涌现出来,一点一点地敲击着黑百合的心脏,让黑百合第一次的感到了困惑。

 

  那是什么?是黑百合自身产生的情绪?还是艾米丽·拉克瓦残留下的记忆?如果那是艾米丽给她带来的情绪,那当时选择亲吻的是她,还是艾米丽?那是不是艾米丽还活着?艾米丽还活着的话,她又算什么?黑百合……是假的吗?

 

 

  本来坚定自我存在的黑百合开始出现认知偏差,被黑爪建立的三观里出现了一丝裂痕。

 

  是那个女孩,是那个猎空!是她让自己困惑,是她让自己迷茫!

 

  当黑百合意识到一切的源头就是曾经的艾米丽的朋友,莉娜·奥克斯顿的时候,毫无疑问的,她有两个选择。

 

 

  是避免再和莉娜接触,让生活回归正轨——

 

  还是……


-TBC-

感谢您的阅读


又尬又难写【。

随便了。

【寡猎】隔界通信 番外1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超多

文笔烂文风迷

bug有

以上


这是隔界通信的番外,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正稿。


番外1


  “老师,我不是,我没有……”

 

  被老师痛心疾首的教育了一顿的莉娜站在教师讲台面前委屈巴巴的想要为自己辩解,她这次[又]没交作业,可是这真的不能怪她,她有认真往作业本上写东西的——也可能是几幅涂鸦。

 

  小学六年级的孩子们总是特别皮,莉娜可能是那些皮孩子中的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其实抛开三天五头的迟到和偶然发生的打架以及永远交不上来的作业,莉娜还是个好孩子的。

 

  今次班主任的作业她当然有做,根据本人的说法,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发现放在桌子上的作业本就不见了。

 

  “不见了,难道是被外星人拿走了吗?”

 

  班主任唬着脸,又不忍心真的去惩罚这个小捣蛋鬼。

 

  “可能是,我觉得我的桌子能通向异世界。”

 

  莉娜皱着眉头,超级严肃的说。

 

 

  后来班主任还是放她走了,但莉娜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自己的书桌,今天这样的事情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信誉了。

 

  小莉娜在她的书桌上放了一只笔,觉得可能不太够又放上了一块脏兮兮的橡皮擦。她早就不想要那个又硬又擦不干净的橡皮擦了,可是妈妈说要是她再搞丢一块橡皮擦那她就别想再有一块新的了。

 

  被外星人拿走可是正当理由,橡皮擦不见了也不能怪我。莉娜是这么想的,然后她盯着她的书桌,大概五分钟吧(莉娜觉得可能有半个小时),就趴着睡着了,睡得口水把衣服袖都给弄湿了一片。

 

 

 

  艾米丽发现自己的书桌上突然多了一本作业本,上面写着,六年一班,莉娜·奥克斯顿,字迹豪放到最后的“顿”字都划拉到了本子的边界。

 

  “小学生?”

 

  为什么自己的桌子上会有小学生的作业本?看起来还像是个英国人。

 

  自己家最近没有来过什么小朋友啊,她觉得这事儿有点诡异,最近社会有点动荡,还是先不要和父母说,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担心。艾米丽决定先不管它,而且一个小学生也够不成什么威胁,本着对这个作业本主人的尊重,她把作业本端正的放到了一旁的书架上。

 

 

 

  莉娜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傻子。这个世界上才没有什么外星人呢,放在桌子上的橡皮擦还是那样的脏,笔倒是不小心滚到了地上去,让她瞎兴奋了一场。

 

  “没意思。”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外星人,还不如和小伙伴出去快活。

 

  莉娜龙飞凤舞地写了张便条,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妈咪,我出去玩了,别担心。」

 

 

 

  最近好像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艾米丽盯着手中的便条琢磨了起来。便条上的字迹和那本作业本非常相似,还是那样龙飞凤舞。上面写着「妈咪,我出去玩了,别担心。」这让艾米丽忍不住笑了一下,是妈妈的乖宝宝啊。

 

 

  莉娜回去被妈妈教训了一顿,因为她一个人跑出去和小伙伴玩的天昏地暗还没有告诉父母,还好小伙伴的爸妈知道孩子们出去玩的事,不然莉娜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寻人启事上了。

 

  看到妈妈又急又气的样子莉娜真的是非常委屈,她明明有留便条在桌子上,但是妈妈说没有,她自己回房间的时候也便条不在了。可能是风把便条吹走了,莉娜吸了吸鼻子,将窗户给关上。

 

 

 

  “……”

 

  家里可能进小偷了。艾米丽对着她的书桌发愁,可是是什么样的小偷,会把产品说明书给偷走呢?

 

  自己存了好久的钱买的新耳机还好好的放在桌子上,但是早先她放在旁边的产品说明书却不见了,下楼问了一下母亲,母亲说她不清楚,艾米丽也觉得记忆中她的确是把说明书放在这个位置之后就去休息了。

 

  她忽然瞥到了那本作业本,那张便条被她粘在作业本上。莫名其妙出现在她书桌上的本子和便条,自己突然消失不见的说明书,这很容易让她把二者联想在一起。

 

  或许自己的书桌能通向某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一个小学六年级女孩的家。

 

  “真是天方夜谭。”

 

  艾米丽对自己的幼稚想法感到好笑。


-TBC or END-

感谢您的阅读


可以说是对本篇的补充说明

小朋友们的故事,姑且算是比较可爱吧

不一定会有下一次的更新


我踩死了一只蚊子!!!【兴奋

【寡猎】如果分手的话

小短篇一发完。


阅前警告:

ooc严重

私设多

文笔烂文风迷

灵魂伴侣au(但没什么大作用而且出场率不高,只是想写而已)

以上。


 

  有没有谁想过,自己分手的那一天的样子?

 

 

  莉娜和艾米丽是一对灵魂伴侣。人们说,灵魂伴侣是不可能分手的,她们也曾这么认为,所以坚定地冲破了重重障碍,将性别,将家人的阻挠和友人的劝告,将国籍之间的那些不友好,通通抛在了脑后,再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恋爱都会有降温的时候啊。

 

  当两个人太过熟悉对方,宛如一人的时候,日子便渐渐过的无趣起来。尽管她们之间有那么多只是回想都能让人不自觉笑起来的记忆,尽管她们不用通过语言就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

 

 

  “我们分手吧。”

 

  “好。”

 

  她们都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的。在激情逐渐冷却之后,两条波涛汹涌的大河都平静了下来,不温不火,然后分道扬镳。

 

 

  分手是通过电话进行的,她们甚至没有再见过一面。一边心照不宣的打,一边心有灵犀的接,就这么简单的两句话,将近十年的感情撕开,将以往的山盟海誓打破。可是即使是分手了,两人坐在床上的姿势、心中的所想,都是那么的相似。

 

  她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手腕上,那是对方的名字,那是她们灵魂伴侣的名字。

 

 

 

  在很久以前,在英法伴侣这个奇妙的组合还处在热恋期的时候,莉娜曾问过艾米丽:“万一有一天我们分手了,那将会是怎样?”的问题。这是很常见的恋人之间的问题,比起像是对未来的担心,不如说更像是对恋人的撒娇,问这样的问题不过是想要恋人对自己更宠溺而已。

 

  “我们可是灵魂伴侣,怎么会分手?”

 

  艾米丽把莉娜后脑勺的一小撮打结打得很厉害的头发给细心的分开,笑着低头轻咬了一口莉娜的耳朵,让对方抖了抖。

 

  “好痒啊~”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想我会先提出分手吧。”

 

  艾米丽这么说道,莉娜有些诧异的回头,就看到恋人那正认真设想的严肃脸。

 

  “为什么?”

 

  “我不想你心痛啊,你那么爱我,一定说不出口的。”

 

  是啊,谁能对深爱着的人说出分手的话呢?那种痛彻心扉,伤人害己的事,谁做得出来呢?莉娜想明白了这一点,有点难过又觉得很幸福:自己的恋人是这么的温柔。

 

  “不——我们才不会分手!”

 

  人的情绪是多变的,就在刚才莉娜的脑子里冒出了许许多多的想法,她消极了一会儿又马上打起精神,唰的一下站起来,跑去捏恋人的脸。

 

  “是谁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哦。”

 

   她们嬉笑打闹着,很快就忘了这个话题。

 

 

 

  分手了有大半年了,又到了下雪的季节。莉娜呼了口气,看到外面下着的大雪免不了想起艾米丽那怕冷的体质。

 

  “没有我的话,睡觉的时候谁来给那家伙暖脚啊,真是的。”

 

  她又想起艾米丽总是会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冰凉的脚搭到她腿上,吓她一跳,然后又想起艾米丽帮她分开后脑勺那一撮特别容易打结的头发,又想起艾米丽给她做的炖菜,又想起艾米丽的笑容。

 

  全都是艾米丽。

 

  “唉——”

 

  在没遇到艾米丽之前她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啊?莉娜挠了挠头发,发现后脑勺那撮头发又打结了,但是她懒得管。

 

 

  屋子里的柴火烧的很旺,艾米丽的脚一点都不冷。她看到外面的大雪免不了想起了曾经自己的恋人。

 

  “不知道她的那撮头发是不是还打着结呢?”

 

  她又想起莉娜总是宠着自己偷偷把冰凉的脚搭到她腿上取暖的举动,又想起自己沮丧时莉娜总是想方设法地逗自己开心,又想起莉娜给她做的丑兮兮但是味道还不错的小蛋糕,又想起莉娜的笑容。

 

  全都是莉娜

 

  “唉——”

 

  在没遇到莉娜之前她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啊?艾米丽喝了一口滚烫的咖啡,发现自己又忘了加糖。

 

 

 

没有谁规定恋人们分手之后就不能再见面,但她们两个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不约而同的断了大半年的关系。没有打电话,没有写信,当然也没有见面。

 

  但是在那么一天,那么恰巧的,她们又互相想起了对方,又不约而同的一个打电话,一个等电话然后接电话,然后像以往那样平常的约出去见面。

 

  “艾米丽,今晚出去喝一杯怎么样?”

 

  “好啊。”

 

  “地点就在家——”

 

  “在家对面的小酒吧,对吧?”

 

  “嗯。晚上八点。”

 

  “不见不散。”

 

-END-

 感谢您的阅读。


突然就想写一下分手,不过我觉得这两个人分手,没那么容易的。姑且还算是小甜饼吧?如果观众老爷们有被虐到一点点或者甜到一点点的话,不管是哪边我都很开心的www那么下次再见啦

 



 -?-

  伴随着一生,用灵魂刻在肉体上的名字没那么容易消失。分道扬镳的大河也不会就这么干涸,而是在蜿蜒之后再汇聚,融在一起变成大海。